個人經驗不能做食安的判斷

新聞看見駐美代表蕭美琴今天在臉書上分享在雙橡園享用的美食,並表示「自己在美國生活,跟上億吃肉的美國人一樣,會吃美國豬肉、牛肉,也未因此產生任何健康問題,但好不好吃,則端看廚師功力。」韋恩認為這對食安管理是不良的示範,恐怕讓大眾對食安嚴謹的評估方法產生錯認知,所以想來解釋一下。

在食安研究中,這種個人的經驗叫做個案,科學證據程度極低,科學必須仰賴大規模樣本數。科學尤其重視可評量的客觀事實,絕不是自我感覺有沒有健康問題。

1. 1個人的個案無法進行統計分析,因為食品安全或討論毒理,需要大量的資料才能判斷是否有差異,1個人的樣本大小根本說明不了什麼。之前很多人挑戰萊克多巴胺的毒理實驗,其中最被人詬病的是,人體實驗之前的樣本數只有6個人,至於這1個人的樣本,更是無法成立的。

2. 個案來判斷最可能發生的叫做邏輯上的以偏概全,或是叫倖存者偏差,可能其他時間有500人出問題,但只是沒被看見納入計算。

3. 從毒理上來看,時間因素很重要, 因為毒理研究上很多毒性是慢性毒,像戴奧辛或是輻射等等,需要長時間累積才會出現症狀,不是吃一天兩天就看得出來對人體的壞處的,甚至有的叫遺傳毒,像食物裡的輻射毒害禍延下一代,也不是馬上看得見的。短時間能看出來的充其量只能說急毒性沒有問題。

4. 萊克多巴胺就算對一般人風險比較小,但是對心血管疾病、慢性病者、孕婦等都是較高風險群。所以不同風險族群,耐受性不同,一個健康壯年人無法代表其他族群的狀況。

食安評估是很專業的項目,韋恩還是希望回歸衛福部來說話,其他政治人物就尊重專業會比較好,以免日後所有的食安評估都很難做。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