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可怕的不是減鈉鹽,而是未經查證的人云亦云: 潘文涵 教授

韋恩對於含鉀減鈉鹽的事件特別關注,不是針對牽扯的監察委員與所謂民間團體,而是因為這是一個典型以政治力與不正確的訊息凌駕科學、專業的案例。這件事發生在食安領域,只會斲傷食安的未來;當然這種事件也可能發生在任何其他領域,那對其他領域同樣是重大傷害。如果這種套路可以無止境的在台灣上演,那最後沉淪的是台灣全體。民進黨政府該受嚴厲批評的,就是在此事件放任監察委員田秋堇依其個人所謂反核的意識形態,卻拐了彎用監察院的權力打擊依專業而行的食藥署,我認為有監察權侵犯行政權的疑慮。而其他方儉等民間團體還沒這麼大的權力,所以影響力還沒那麼大。

低鈉鹽案是監委以意識形態凌駕專業與科學,根本打著食安反食安

當今DPP政府最大的問題就是以意識形態治國,我想這是大多數民眾已經有共識的事情。DPP意識形態有很多樣,偏偏反核是其中一個重中之重。本來政治有立場、有態度,這是無妨的,但是以意識形態治國,而由意識形態指揮政治行動,進而凌駕各領域專業的專家、或是凌駕科學,那對台灣就是造成很大傷害的事情。日前正有轉型委員會、後有大阪辦事處的情形,韋恩今天談談我為何認為監察院也是用反核的意識形態,駕凌食藥署與原能會的專業科學。而台灣已經在世界競爭力上快速落後,此時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政客的意識形態。 鉀-40本來就是天然存在的輻射物質,與核汙染無關,每天我們都要攝取鉀,也同時會攝取到鉀-40。減鈉鹽就是鉀鹽作的,所以鉀-40含量也會比較高,所以測起來輻射數值會比較高。但是因為每個人每天都要攝取鉀,所以並不會添加太多額外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