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嘉磷塞燕麥片

今天(11月26日)台北市衛生局公布市售食品農藥殘留抽檢結果,發現三商家購美廉社士林士東店的廣吉特級燕麥片,被檢出不得驗出的殺草劑嘉磷塞0.3ppm。

近年來,燕麥裡驗出嘉磷塞已經不是第一次了。2016年5月,許多消費者對進口的老爺爺牌燕麥片被驗出嘉磷塞感到恐慌,其中有很多人急忙拿著買到的進口貨回賣場退錢。即使有榮總的楊振昌醫師出來說明無需恐慌,以驗到的殘留量來計算,若以這次抽驗的最高檢出值1.8ppm估算,60公斤成年人1天吃下10公斤、20公斤的孩童吃3.3公斤,即可能有害健康,也有看到知名營養師出來解釋平衡之論後,反倒被留言嗆說你自己去吃看看啊,當時嘉磷塞又掀起一波食安的緊張。

這次問題的根源是美國等國種植燕麥很大量,也允許種植燕麥時使用嘉磷塞,所以訂有燕麥裡嘉磷塞允許殘留值30ppm的標準,而相對台灣是不允許在燕麥裡有任何殘留嘉磷塞的,所以進口時不察,就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依據台灣農藥殘留標準,嘉磷塞在燕麥片上是不得檢出的,所以這當然是一件不合台灣法規的事情。只是少有人究探其原因,自然也就不知道未來該怎麼樣防範。報載講到嘉磷塞是一種除草劑,用於殺雜草之用,這當然也算沒錯,但是其實燕麥與其他穀類相比,是生長勢相對強,比較耐雜草的一種作物,那為何還要用嘉磷塞呢?這就忽略了嘉磷塞在種植燕麥上的真正角色。

那為何美國等國要訂定如此高的允許量呢? 這與嘉磷塞的使用有很大關係。根據嘉磷塞的供應商孟山都的文件推薦,其實在穀類種植上,嘉磷塞更重要的功能是作為採收前的處理劑(乾燥劑)使用。也就是在穀類採收前幾天,刻意拿嘉磷塞噴穀物植株,讓莖葉乾死,以利於機械採收。這樣的優點有好幾項: 品質(成熟度)均一、比較乾燥、方便採收、減少損耗、減少天候對採收的影響等等。如圖(Monsanto,2010)可以看出右方有嘉磷塞處理的玉米,與左方無嘉磷塞處理的玉米,其乾燥程度差異之大。

這樣應用廣不廣呢?根據孟山都提供資料,英國85%的穀類與93%油料種子會用這方法作採收前處理,這才是值得注意的地方。同樣的爭議也曾發生在紅豆是否允許使用巴拉刈上。其實,只要不攝取過量,嘉磷塞其實並不可怕,大家不需恐慌。但是法規既已訂定,政府在執行上就必須嚴謹,尤其進口上需要留意把關,尤其是由進口商進口的一些水貨商品。有些進口商、經銷商對產品本身的了解與責任感,並不如原廠或品牌經營者那麼高,是值得注意的深水區。

有趣的是,嘉磷塞在燕麥上美國允許殘留標準30 ppm ,而codex也同樣 允許30 ppm,反而台灣是完全不得驗出的。這個情形與豬肉裡的萊克多巴胺非常類似,美國有允許標準,codex也有允許值,而台灣為了遵守國際標準,修改為允許殘留。政府官員堅持說「不接受國際標準 ,憑什麼加入國際社會」那麼嘉磷塞為什麼就可以不接受國際標準呢?這就耐人尋味了。

Tag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