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假新聞打擊蘇正德教授的廖婕妤主播,還有臉批評三立的假新聞嗎?

如果大家還對這段所謂蘇正德教授吃餿水豬油的新聞有印象的話,當時曾經惹起軒然大波,其實根本是節目設下的陷阱。我想當時在直播現場,不管蘇教授吃不吃都會被罵:

➤如果不吃: 應該會被攻擊為言行不一,嘴巴講安全,自己不敢吃。

➤如果吃了: 袒護黑心廠商,也就是現在的劇情。

蘇教授是食品科學界不可多得資深的學者,一向直率敢言,因為急公好義所以擔任多項國家委託的計畫審查委員。其實審查委員現在不好當,常淪為政府的擋箭牌,許多教授避之唯恐不及,像之前衛福部進行農藥審查,專家委員竟然多人缺席造成流會,可見一斑。我認為依專業立場講出真話這件事,其實是現在台灣社會非常需要的。譁眾取寵的假話當然好聽,聽多了對大眾卻是有害的。誠實的諍言,對大家有幫助,卻非常稀少,因為大家不愛聽,所以現在願意當黑烏鴉的中流砥柱非常少。媒體上只會見到見風轉舵的名嘴,或是好官我自為之、依違處世的專家。而媒體歪取事實,自己腦補編故事固然該受唾棄,受司法調查後還企圖以假像來圓謊,實在有辱媒體第四權的人格。


事情的來龍去脈大約是這樣的(東森新聞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71124/1058602.htm):

「三立新聞台女主播廖婕妤上月在臉書粉絲團上放話「拒播假新聞」,遭主管指責,卻引來多數支持者大讚。不過她2014年間報導中,質疑東海大學食品科學系教授蘇正德兼任政府標案評審委員,護航「餿水油」年撈600萬元,23日被士林地院認定未經合理查證,依加重誹謗罪判廖婕妤拘役50天,得易科罰金5萬元,可上訴。

廖婕妤在2014年製作一條關於「餿水油」的新聞,當時蘇正德教授在三立新聞的節目上表示「餿水油含量低不致對人體造成危害」,她製播報導「蘇正德大口吞餿水油 爆教授兼評委年撈600萬」

蘇正德不滿遭汙衊,憤而提告,強調廖婕妤在出版報導前從未和他聯繫,而他領的審查費、出席費每次最高2000元,8年所得根本就不是廖婕妤所報導的600萬元。

廖婕妤辯稱在截稿之前,有改向師大吳姓教授詢問審查費、出席費等細節,估評審委員每件約有10萬元,吳姓教授作證表示,新聞報導出版前都沒有接到廖婕妤的電話,也不記得廖婕妤在報導前詢問相關事宜,且廖婕妤也無法提出錄音等證據;調查指,廖婕妤在被檢察官傳喚後才聯繫上吳姓教授,塑造報導前有查證的假象,戳破廖婕妤的謊言。

廖婕妤事後向蘇正德道歉,並表示願意在臉書粉絲專頁、電視台旗下的《三立新聞網》網站上刊登道歉啟事,甚至邀請蘇正德擔任新聞台解說專家,希望能求和解;但相關和解內容皆被蘇正德拒絕。」


而蘇教授本人今日也出來道出當初所受的不公平待遇(資料來源:蘇正德臉書)

「事件發生時,正是103/9/7中秋節前夕,我參加了食藥署的一項“餿水油事件仍屬綠燈的記者會”,基於學理依據,估算添加餿水油製成的豬油產品,因添加量不高,吃的時間又短,對全民健康不致造成太大傷害,最主要的目的想安定中秋前後,全台消費大眾對於不小心攝取到餿水油產品時引發的食安恐慌!之後連續兩天上了5個談話節目,其中以上了陳斐娟小姐主持的“五四新觀點”,感覺最惡劣,讓我極為不舒服!聽說她知道我要上節目後,馬上規劃一連串的羞辱我的橋段!?設計4,5位名嘴輪番,集體霸凌生平第一次上談話節目的“素人”一介平民教授,名嘴們從我讀日本名校博士身家開始一路進行人身攻擊?我要答辯時,講不到兩句,馬上被主持人打斷,不讓我有清楚解釋清楚的機會!甚至端出餿水油製成的豬油及肉鬆產品考驗我吃不吃?為了證實我講的話有道理的,當然吃了下去(結果到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雖然當場馬上被名嘴冷諷潮痛罵一頓!(在台灣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惡質的整人談話節目!?)隔天陳斐娟還打電話問,說我不是答應今天要再上節目嗎?怎麼黃牛了?我冷冷回了一句“不值得”,就掛掉電話!所以三立才會有“大口吃餿水油,年撈600萬”為標題加重誹謗新聞,經過一連串的網路消息蔓延,當時有多少網友傳來多少酸言酸語的謾罵文字,系辦接不完的抗議電話,連我走在路上或搭捷運,當時都會遭受陌生人到異樣挑釁的眼光看待!美國東海校友連署也認為我嚴重毀損校譽,要求當時的湯校長將我解聘,湯校長還煞有其事打電話給教育部,問這構得成構成解聘要件?教育部回說“學術論述”構不成,才發表“完全跟我切割”的公開聲明!我個人神經大條,還熬得過去,可是居然影響到家人,兒子們為我辯護,跟同學大吵幾場,內人因而斷絕跟外界聯絡,整天宅在家裡,鬱鬱不歡,得了憂鬱症,導致原先的宿疾惡化,去年8/17入院,再也沒有醒來過,不幸於今年1/11逝世!只因為立場跟媒體主張不同,三立電視臺就利用鋪天蓋地的第四權,對於手無寸鐵的一介平民,硬生生無中生有,極盡誣衊毀謗之能事,讓我個人幾乎家破人亡,身敗名裂!三立新聞台視‘’公理正義,平實報導‘’為何物?我的刑事附帶賠償及三立電視臺的民事連帶賠償條件如下:1.賠償588.2萬,2.在6大報頭版頭以名片大小,刊登三立電視臺及廖主播的共同道歉函,3.在三立晚間新聞及網路新聞連播6天的道歉函!三立電視臺對我個人及全家的傷害之巨大根本無法以言語敘述,再多的道歉及再高的賠償金,也已經無法恢復我遭受嚴重傷害的萬分之一,可是您可看到廖主播開出的和解條件有多欺負人,有多瞧不起人哪!?可見得財大氣粗的三立電視臺是如此的傲慢!?雖然三立電視臺的委任律師,在刑事庭時曾告知,民事訴訟可是曠時廢日,最好和解了事!我當場答說:沒關係!我明年7月退休,有生之年就陪三立玩這檔事吧!我覺得所有三立女主播判刑報導中,這篇最完整,提供各位親朋好友看看外,也順便帶出一直以來的心路歷程!」


如此媒體刻意操作,名嘴鳴鼓而攻,不明就裡的群眾也以民粹言論攻擊,就連東海大學也不明是非,只想切割了事,怎不讓所有專家心寒。之後再發生食安事件,哪個專家敢再出來說公道話?所謂專業就是撇除立場,只對理性的證據負責。容不得理性與公道話的台灣,將會是一個被理盲之業火吞噬的未來。媒體未盡查證之責,反倒在受調查之後,還想用謊話來脫罪,實在可恥。所幸司法還是給了蘇教授一個遲來的公道,而本專頁的成立目的,也是希望以正確的知識提供給大家,讓大眾免於被媒體、網路歪曲言論所誤導,所以欣見這一結果,也與各位朋友分享,希望大家對此來龍去脈有所了解。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