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磷塞門(1)? 是科學、政治、還是金錢主導農業與健康?

今年2017年歐盟農業界的最佳男主角,說是嘉磷塞可能再貼切也不過了,整個歐盟議會、執行委員會、還有下轄的化學局、食品安全局,德國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BfR),以及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組織都捲在裡面當了配角,當然嘉磷塞的生產廠孟山都也算是男二。但是真正的一槌定音,可能要到今天11月9日稍晚,由歐盟執行委員會投票來決定嘉磷塞在歐洲的命運。這中間的曲折離奇,可比台灣的夜X人生還灑狗血。而上個月底在美國法院才爆出的嘉磷塞門這項醜聞,更讓劇情一口氣拉到結局前的高潮。

 

嘉磷塞是一種除草劑,由孟山都所發明及生產。因為而後孟山都推出了抗嘉磷塞的基改作物(黃豆、棉花、油菜及玉米),使農民在噴灑嘉磷塞時能夠殺死雜草而不會殺死該基改作物,所以讓它與基改作物相提並論而爭議不斷。同時為了配合這樣的耕作方式,造成嘉磷塞在作物上殘留的隱憂,也讓很多消費者團體提出反對音浪,懷疑它會造成癌症。

美國自1974年就允許使用嘉磷塞,2013年主管的環保署(EPA)對它做成科學結論,認為嘉磷塞沒有造成人體癌症的風險。

歐洲的情況是,歐盟在2002年首次准許嘉磷塞的使用。

其後,因應2009年歐盟新的法規,歐盟食品安全局在2015年更進一步對嘉磷塞新的科學證據做了檢視,作出嘉磷塞不可能是人類致癌物的結論。

到了2016年初,屬於WHO的IARC國際癌症研究組織作出新的結論,將嘉磷塞列為2A級的可能致癌物。這也埋下上個月及大風波的引信,只是當時世人都沒法預測。

2016年的同時間,歐洲執行委員會也要求其下的化學局對嘉磷塞重新做一次安全評估,到了2017年3月,化學局的風險評估委員會做出結論: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嘉磷塞與人體的癌症有關,嘉磷塞也與人體的基因突變或遺傳毒性無關。

同時間,其他機構也得出相類似的安全結論,這些機構包含歐洲的食品安全局(EFSA);以及其它國家(日本、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的食安單位;甚至包含IARC的頂頭單位WHO與FAO(國際糧農組織)的共同評估。所以世界上的安全機構似乎只有IARC有特立的意見,認為嘉磷塞是致癌物了。

因為嘉磷塞的執照將於2017年底到期,於是歐盟執行委員會召集各會員國代表的意見,來決定是否再同意給予嘉磷塞再10年期的執照。但是各方壓力紛至沓來,消費者團體、農民團體、環保團體等等各方意見都不同,各會員國的立場也都不一樣,同時爆發兩起疑似醜聞事件(孟山都文件與嘉磷塞門,後面會細談),更深深地影響了各方代表,大家都舉棋不定,協商了數個月,始終無法達成共識。所以最後歐盟執行委員會決定在11月9日,也就是今天,依投票來達成最後決定。

這結果將深深影響未來歐洲對嘉磷塞的農藥管理政策,還有農業耕作方式,甚至對農產品價格都有相當程度的關係。台灣近年來對農藥管理一直採取非常保守、甚至是故步自封、投鼠忌器、深怕多做多錯的態度。歐盟謹慎的態度,但勇於正面面對,尊重專業與科學的評估,但也不失民主程序以投票表決的方式來達成最終結論。這些程序以及態度,都值得台灣好好省思與學習。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