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紙廠倉庫花生抽檢沒有驗出黃麴毒素

之前韋恩質疑雲林使用紙廠倉庫存放花生有GHP的疑慮,所幸政府明快抽檢顯示沒有驗出黃麴毒素,花生也移送到冷藏倉庫存放,這下放心多了。

農傳媒首先在12月18日追蹤報導「農糧署12月12日會同食藥署抽檢存放於紙廠倉庫的花生樣本,送交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檢驗,確認沒有檢出黃麴毒素,也無農藥殘留;紙廠倉庫380噸花生上週亦已協調移往農民團體冷藏倉庫貯放,確保食品安全。」

韋恩認為這樣明快處置是很好的事,用抽檢面對疑慮,而使用冷藏保存更可以更加確保降低黴菌感染的風險。本來黃麴毒素就是花生保存的大挑戰,避免黃麴毒素汚染,當然是越新鮮的花生越好,而保存條件越乾燥低溫越好。比對2天前食藥署才於海關攔下一批來自越南的花生糖,因爲黃麴毒素含量超過標準而遭退運,更提醒我們花生的食安問題。以這樣的比較,韋恩當然認為本地產的花生有比較好的條件。

其實花生是少數台灣本地可以充分供應的食用油來源,大家想想,日常吃的大宗食用油如大豆沙拉油丶葵花油丶芥花油丶橄欖油,哪一種不是進口的?而花生油卻是從數百前就可以地產,而且一直到日本時代,都還是使用量第一的食用油,花生油的香味,長存於各樣的台式料理中,是那種阿嬤味的記憶,只是花生油因為價格丶及一些不完整的話術,在現代都市飲食中幾乎消失。而從營養的觀點來看,花生油的脂肪酸組成其實相當平衡,而且相當安定。本來油脂的攝取在於多種油調配均衡,所以如果使用花生油再搭配單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含量更豐富的橄欖油或亞麻籽油等等,那就更加健康了。

之前韋恩討論花生收購的問題,本來單純以專業的食安為出發點,而某些人硬要以政治角度來解讀。本來各有立場那是無妨,但要以政治霸凌丶掩蓋專業的討論,這是台灣現在的悲哀,立場正確,仿佛一切都可以被合理化,反之,立場不對,作的一切都錯到底。

韋恩認為網上嘴砲無益,本來有點灰心,但是上週末轉念一想,明明我在農產加工丶食品加工已經有相當經驗丶連食用油都有實戰過,產地也有許多農民朋友,所以現在不拿不出來用要怎麼交代?所以前天開始也立即連絡花生產地,打算鮮榨一批花生油出來,也不管有沒有朋友會分,但是多少也是用行動下架一些花生。至少我自信,一定可以做到安全品質最高標準的花生油。等我近期內作好,一定會拿出來抽獎送給粉專的朋友們。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丶農傳媒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